全国首例微信解封入罪案宣判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如何量刑?

  【全国首例微信解封入罪案宣判】27日,浙江杭州江干区人民法院判决一宗涉“微信解封”的入罪案件,两名大学生因帮助多名诈骗犯罪嫌疑人解封了3315个诈骗微信账号,涉12起诈骗案件被害人被骗总金额高达96万余元。两人的行为均触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分别被判刑1年以上。据悉,该案是全国首例“微信解封”入罪案判决。

  据江干区人民检察院微信公号公布该案详情显示,被告人高某在校期间通过微信自助解封功能帮助他人解封微信账号兼职赚钱,并于2019年11月成立“super工作室”专门帮助他人解封微信账号,其伙同女友张某在明知他人利用微信进行诈骗等犯罪活动的情况下,仍指使工作室成员以“预加好友”和“人脸解封”的方式先后多次为微信名“哈〗恪薄袄钛拧薄昂@炜铡钡日┢缸锵右扇颂峁┪⑿耪嘶Ы夥獍镏0讣昵橄允荆刂2020年4月8日,工作室相继解封了“tutu252588”、“yyyc52022”、“mieyy63”等3315个诈骗微信账号,这些微信号涉及诈骗案件300多个,其中有立案的12起诈骗案件被害人被骗总金额高达96万余元。

  被告人高某讲述,刚开始,他按照客户要求添加对方微信,过了一段时间对方要求其解封该微信账号,他在操作中系统提示该微信号涉嫌诈骗,虽然当时有顾虑,但还是进行了解封操作,并收到了人生“第一桶金”,让他欣喜不已。随后,他用于解封“微信账号”收款的银行卡涉嫌诈骗被查封,他意识到自己可能违法,但仍抱着侥幸心理,后来更成立工作室,招募了许多在校大学生甚至还有高中生解封微信账号。

  高某的女友张某后悔称,是因为“爱情”走上了犯罪道路。当初男友高某和她提起一直参与“微信解封”时,她曾害怕违法本想阻止,但碍于男友“创业”热情,而且只要动动手就能轻松赚到钱,最终,同意了男友想法共同建立“SUPER”工作室参与解封微信账号。如今的她对此悔恨不已,不仅学业将被终止,自己的“老师”梦也被自己亲手毁灭,父母亲还要为自己的过错进行赔偿,她无法原谅自己的行为。

  江干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在法庭上对高某、张某进行了法庭教育。检察官表示,站在被告席上的高某、张某均系在校大学生,他们原本要在今年毕业,走向人生的美好未来,却因为这“微信解封”事业,人生道路出现重大转变。

  杭州江干区人民法院指出,高某、张某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仍共同为其犯罪提供技术支持等帮助,情节严重。江干区人民法院最终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本案被告人高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那么,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构成要件有哪些?如何量刑?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构成要件有哪些?

  第一是主体。

  在我国,这个犯罪活动的主体属于一般主体,也就是自然人,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限制,只要是在《刑法》已经达到了可以负刑事责任的年龄就可以。人和单位都可以成为这个罪的犯罪主体,所以条件来讲还是比较宽泛的。

  第二是主观方面。

  就这个罪名来讲,主观方面要求是故意的,因为是知道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而不阻止,反而为其提供帮助,所以这里主观心态一定是故意的,过失是不可能成为这个罪名的。所以在认定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对于当事人主观心态的判断,如果是故意的话,可以认定为这个罪,如果不是故意的话,那要通过别的方式来对主观心态进行一个进一步的判断。

  第三个是客观方面。

  如果想认定为这个罪的话,那么客观上必须实施了《刑法》所明确规定的行为,即是为其他人提供了互联网接入,或者是服务器托管以及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来帮助他人进行犯罪,一定是有具体的行为的,这是一种作为性之类的犯罪,如果自己本身并没有什么做,或者是仅仅提供了精神上支持的话,是不属于这一个帮助信息网络活动罪的。

  第四个是侵犯的客体。

  对于侵犯的客体来讲,一定是对于我国的网络秩序和网络安全有着一定的威胁,对于这个方面的威胁是十分严重的,因为这非常有可能导致网络瘫痪,或者是他人的个人信息泄露而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所以我国对于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专门立了一个罪名来制止这种行为。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如何量刑?

  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有前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